科洛尼亚桂尔教堂 (Cripta de la Colonia Güell)

科洛尼亚桂尔教堂 (Cripta de la Colonia Güell)

1909

这座教堂位于圣科洛马-德塞尔韦略镇,建在一座雄伟的工业中心内。1890年,一家大型纺织工厂的工程开工,它属于高迪的主要赞助人桂尔。桂尔先生建造克罗尼亚桂尔村的目的是希望远离城市,因为在那里,工会运动正愈演愈烈,工人们的住宅在工厂周围建起,将他们聚集到同一区域,形成了一个社会经济生活融为一体的个性社区。桂尔希望赋予这个工业村自己的特点,如建造文化、体育设施和一个小礼堂——当时他并未想到要建一座教堂。工业村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小礼拜堂规模显得过小,桂尔决定委托高迪建一座新的教堂,以容纳所有的居民。然而,桂尔一点也没想到高迪会提交这样一份冷静、严肃和彻底的规划。这座建筑的目的是让桂尔村有一个作礼拜的场所,可以与桂尔村工人的非传统风格住宅相融,并与它附近的森林和山坡融为一体。

 

虽然人们经常称之为“桂尔地下教堂”,但其实这座教堂并没有一处在地下,因为所有的窗户都面向街道。它其实指的是未完工的教堂下部中殿,这点可以从门廊一侧的台阶看出来,虽然这些台阶并不通向任何地方,但如果能完工的话,它们将通往教堂的上半部分。1909年,工程开工已过了10年,教堂的第一块石头已放置到位,建筑队虽不断受到阻挠,但还是继续建造。直到桂尔先生遇上许多经济问题,桂尔地下教堂的建造才终于瘫痪了。1915年,该教堂受到祝圣时,才建造了“地下”部分,也就是这座教堂和门廊的下部。可惜,我们并不能得知教堂完工时的大致样貌,因为高迪的草图上只有一个非常笼统的设计思路,而且他在工程期间不停地对其加以修改。

 

教堂的下部铺设了布满繁星的多角形地板,上方有一个巨大的中央拱顶,由四根玄武岩凿制的石柱支撑。圣坛所在的回廊里特设加泰罗尼亚拱顶,采用的砖石源自桂尔在格拉夫附近的一座采石场。室内风格非常朴素单一,只有巨大的花瓣形或蝶翅形窗户是彩色的。这些迷人的彩色玻璃是Josep M. Jujol的杰作,使日光透进来,柔和地驱走室内的黑暗。桂尔地下教堂的内部看起来更像一个天然洞穴,而不像出自凡人之手的建筑。这样的效果是通过暗色调的地板和墙壁实现的,这种色调令人联想到森林由于落叶或树影造成的阴影。墙壁上间或被一小片从窗户射进来的彩色光照亮。教堂的顶楼按照原计划,应该粉刷成蓝色、金色和白色,象征着树木上方的太阳和天空。为了锦上添花,塔楼应盖以白色圆顶,意指这座城镇的名字(科洛马在加泰罗尼亚语中意为白鸽)。凭借这一系列的象征寓意,高迪希望让在场者看到从地狱之底的黑暗到教堂金色、白色和蓝色的辉煌上部的救赎道路。

Cripta de la Colonia Güell de Gaudí

除了高迪在桂尔地下教堂设计的自然风格外,入口门廊也反映出了对自然的致敬,通向楼上的楼梯弯曲的形态好似松树的枝干,据说高迪曾这样说:“一座阶梯可在短时内造成,一棵松树却需要很久来生长。”入口门廊处的柱子犹如松树林的延伸,不仅是质感,还有它们各不相同的形态,。由此更使这座建筑与周围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,浑然天成。高迪还在门廊中添加了基督教元素,他用马赛克拼花工艺加入了一些鱼、希腊字母α和Ω、十字架以及希腊字母中基督的字母组合。

 

这座建筑的最特别之处莫过于它的结构。它是通过一个学习模型设计的,叫做“立体定向模型或多索道式模型”,高迪就是根据这个模型计算出了未来的教堂结构。一个1:10的教堂模型被挂在4.5米多高的地方,从天花板的两点用细线固定,悬重是几袋弹珠。这样高迪就可以在空中划一条相反的弧线,他花了很多时间拍照,然后把他计划的未来拱顶画在图纸上,形成了教堂的轮廓。这位现代主义天才通过“两把尺子和一串弹珠构造一座建筑”的方法,在桂尔村所利用重力和压力知识,加上他自己的灵感和经验,将一个实验性的独特结构变为现实,这一建筑方案也被运用在了圣家堂

 

桂尔地下教堂于1990年被宣布为高级文化历史景点,200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文化遗产,这无疑证实了高迪在作品中体现出来的建筑天分,成为了一个创新型建筑的典范,具有定义未来历史的表现力和冒险性。

 

纺织业危机开始后,桂尔村陷入了衰退,而这里的活动在1973年停止。桂尔村的土地和设施都渐渐由公共机构收购。